2016年11月2日

[心得] 沖繩同志發展場 zoltus/bulk、野炮コザ運動公園


這是一個關於潛水、冒險與美國大兵的旅行故事……






其實我是一個很愛旅行的人。但與其跟著旅遊景點趕行程,我更喜歡在同一個地區待個幾天,好好的跟當地生活、事物、人發生關係,讓那個地點對我的生命產生意義,產生故事。在這樣的旅行目的下,就無所謂「玩完」景點,或追求 「到過哪裡才算是有到這個地方」這種事,那種排滿行程受虐狂式的趕場實在看得就累。

也算是我很幸運,這樣的行走在外地,總是有機會認識當地人,發生一些有趣的事情、體驗旅遊書上沒寫的、吃到看到部落客沒介紹的東西。像是[心得]日航JGC修行之東京上野口交Bar

這次的沖繩之旅說來也隨興。我的老朋友O,認識了十幾年,他毅然絕然的辭掉原本的工作,打算要往職業潛水教練之路邁進,因此只要有機會,就會到各地的潛水地累積經驗。對於水下活動我也是一直很有興趣,他一邀,剛好廉航有促銷活動(可參考另一個朋友的粉絲頁:小資週末出國行 常常會有很棒的優惠),買到買一送一的便宜機票,當然就衝啦! 蛤? 你問我論文怎麼辦? 蛤? 什麼東西?

雖然偶爾奢華享受高檔飯店或貴賓室,但是我並非那種沒有彈性的人。我可以搭頭等艙,也可以搭廉航,我可以住好飯店爽,但住背包客棧、破舊又充滿霉味也是甘之如貽,不過近年來支氣管好像越來越敏感,若塵蟎太多很容易咳喇過敏。總之這款旅程和旅伴O一開始就是設定為省錢之旅,三個晚上都是在airbnb上找的(最近airbnb才通過了一個聲明,你必須要能認同和接受不同的宗教、種族和性傾向才能使用此平台)



第一天我們從那霸市一路往北,因為隔天的第一支潛水地點在有名的「青洞」,在搭了一個多小時的公車後又走了一段才在墓碑的旁邊找到了我們要住的地方(抖),房東是個熱愛台灣的年輕人,我們一到就一起在客廳大聊特聊,這種喜愛冒險和漫畫的年輕人什麼的最棒了(?)。

(我覺得我好像得趕快進入重點…)


那天晚上呢 ,我們搭了民宿另一個長期房客的伙,他也是潛水教練,只要給他500羊,他就會幫你準備晚餐。很家常,但潛水教練都的什麼的都滿好吃的(?),原本以為免上會熱熱鬧鬧的和房客們交流,我們還特別買了一堆啤酒要跟大家一起共享,結果剛好那晚大家都不在,連房東和朋友也都要出門。就只剩我和旅伴O兩人喝啤酒。



大家一定可以理解,一下飛機連上網的第一件事情當然就是打開各家app啊! 在日本還是最盛行9獸,我在台灣開都沒人理,但在日本我的9獸一直響一直響一直響(驕傲挺)。




有一些歷史理解就會知道沖繩有一個美軍基地,在二戰之後與日本有很複雜(甚至說是太平洋佈局)的糾葛。但對於膚淺的男同志(如我)來說,這種交織各種歷史意涵及體制反思下的美軍肉體當然算是當地名產啊,不吃一下怎麼對得起自己。

不過一些日本朋又也提醒我要非常注意安全,畢竟前幾個月才發生美軍姦殺沖繩少女的事件發生(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1708693)。這裡也提醒大家不管去哪裡其實都要懂得保護自己,我是傻大膽,但我其實都隨時很警戒(那次醉到睡著在慕尼黑酒吧是什麼回事?)。

那天下午開始我和我的旅伴都被同一個年輕帥氣的黑人美軍敲,26歲,還是個某種武術的教練。9獸上穿著道服敞開胸膛的照片真的很啊嘶。我們兩個人就壞壞的各自跟他聊天,到了晚上他才自己發現我們是一起來玩的! 聊著聊著,他在晚上九點的時候就決定要開車來找我們。




沒想到來了一兩門的跑車。黑帥哥身體透露著幹練的活力,人也非常客氣,車上掛著皮卡丘和七龍珠的卡片(他說是他的學生送他的)。這種動漫宅宅什麼的一 定不是壞人啊~(?)

在車上跟他閒聊,他問我們想去哪,其實我們哪知道這裡有哪裡可以去,一開始還很少女的說,不然到一個可以看夜景和星空的地方好惹,後來靈機一動,想到出國前有查到說好像有一個公園,有很多同志在那裡「crusing」,就像是二二八一樣。我跟他提了這個想法,他說好像的確有這麼一個地方,他也沒去過,三個人就決定來一場冒險。

那個公園叫作「 コザ運動公園」,事後看地圖才發現其實就在美軍基地的旁邊。可能是平常日的關係其實沒什麼人,我們停好車,帶點害羞和尷尬,還跟他分享最近看的「茶室交易」這本美國經典的同志研究,如何談「公園/公廁」。




也是因為這個公園很大,我們大概也沒有走到「正確」的位置,就晃啊晃的到了棒球場三壘後方的樹林暗處……那個了。(羞)

因為我跟旅伴O對彼此的身體也算不陌生,所以當他開始動手動口的時候,心裡只想著,好啊,就來啊XD 非裔也不是第一次,沒在怕的啦!!! 哈哈哈,我們三個人就彼此調情、撫摸,都是美好的身體。大兵應該有18,是無法完全含入的狀態,粗度適中,飽滿充滿生氣,練武術的身體很精實,吻技還不錯,但手技就普普。

但到後來我有一點出戲,畢竟他們兩個太投入反而讓我頓時生起來責任心,扮演了那個警戒的角色,拜託,一個是現役美國軍人,兩個外國人,雖然被發現或怎樣了應該不會太嚴重,但為免陷入麻煩,我就一直花了點心力觀察四周的動靜,導至自己不太硬也沒啥感覺,但是讓美國大兵子孫衝出我的手掌也是頗爽。

結束後三個人對視而笑,舒爽的沖繩天氣、完美的星空,是個很有趣的「在地」體驗。

----

第二天我們一大早到青洞潛水,海邊的教練們讓我們都很分心。過程就不多說,但是真的背著氣瓶潛到六公尺深處,從一開始的緊張到喘氣忘記呼吸,到後來的心曠神宜,神秘的藍和包圍著你的魚群,真的是會上癮啊。



後來我們就轉往那霸市,因為第三天的潛水地較接近那霸市,是要開船到無人島去。到了那霸市區當然一定得到三溫暖朝聖啊,在台灣時能查到的功課,沖繩的同志資訊真的非常的少,三溫暖也是兩三家而已。而我們要去的「zoltus/bluk」算是當地有名的,在捷運美榮橋站附近。http://www.zoltus.net/zoltus.php

從網站上的資訊得知,zoltus/bluk是區分族群的。zoltus是30歲以下、筋肉、健瘦型的,30以上和肉壯型、熊的就會被分到bluk。但入口是同一個。還有有趣的是,日本發展場網站好像都會有電子公告欄,也叫作BBS,讓去的人事前填寫說自己是哪一型的、年紀,大概幾點會去。你大概就能透過這個看一下當場大概有多少人,有哪些型。不過是參考用而已。


在我們的想像和以前讀過的資訊裡,日本發展場跟三溫暖性質不太一樣。發展場比較像是下班後回家前的尋歡地,一切從簡,不像三溫暖雖然重點不在三溫暖但通常還是會有三溫暖(什麼繞口令)。所以我們打算要朝日本上班族下手,就要搶在他們下班時間,好好的在他們回家之前被榨乾一下。
現在已經沒有紅色鍵頭的樹了XDDD 請不要找樹~

但!!! 這個地方超級無敵難找!!! 找到快生氣,明明就離我們的民宿不遠,打地址googlemap上也是亂指。建議就看他官網上的地圖,它真的就在58號道上,不需要繞到後面什麼的。我們繞了幾圈後來認真的從官網的照片辨示出建築物的位置後(它現在旁邊開了一間咖哩店,有沖繩有名餐點Tacos rice),咦,為什麼鐵欄柵門沒有開,再一看網站,靠北它七點才開啊啊啊啊啊……(但平常好像是五點就開了)


在等待的時候,昨晚的美國大兵也到了,他想要跟我們再續前緣,然後再一起去國際通吃燒肉XDD

 zoltus/bluk位在三樓,你必須穿過像防火巷的柵門,往內走,然後再走上樓梯到三樓入口。記得一進去就要把鞋子拖掉,用手拿著。當天是平常日,所以就沒有分兩邊,大家都進同一區,頓時是鬆了一口氣,情感上真的很緊張被分到哪一邊QAQ

一進去之後你會看到用鑰匙圈住的毛巾,一束一束的堆在那。那你挑好鑰匙,然後把錢投入對應鑰匙號碼的小孔。可能是平常日,當天只需要1000羊。

再往裡面走一點就是locker,zoltus/bluk和台灣的三溫暖不太一樣,雖然一樣有毛巾,但是還是需要穿著內褲。個人覺得懊悔,因為完全沒有想到又很懶,想說這次是來潛水運動為主,就只帶著簡單的醜內褲,沒有帶戰袍啊!!! 轉身看佯佯得意的旅伴O,那個騷包的材質和性感曲線是怎麼回事(咬牙)。

換完衣服再往裡面走一點,是休息室,裡面充滿了漫畫,還有按摩椅!再往前走還有另外一間休息室,一開始覺得奇怪為何門快快的,縫很小。後來才赫然發現,那個小小的縫的,就是活生生的「門檻」啊!!! 只能讓瘦子進去,你進不去就別想進去了!!! 那個縫比台南窄門咖啡還要窄啊,覺得受傷QAQ…

上了樓梯後,就是打炮區了。美國大兵表示,往上是bluk的空間,zoltus是要往下,但那天只有開放bluk的空間。上面有簡單的浴室,只有兩個隔間,以及廁所。還有一些小隔間放著G片、小椅子和衛生紙 (有點哀桑)。

我其實一直以為美國大兵比較喜歡旅伴O,殊不知,大兵反而主動的拉我進房間…,只能說美國人嘴巴真的很會調情,都會很認真的說一些挑逗的話,或者角色扮演,但我們這種閉愫的亞洲人(誰?),反而會有一點尷尬。整體評價是還不錯啦!!

事後他摟著我讓我躺在胸膛上,兩人開始聊比較個人和深入的話題,例如其實他是雙,以前在美國的時候住在小鎮,沒有什麼機會發展和男人的關係、以及對未來離開軍旅的生涯規劃…。直到餓到不行,我們才起身尋找旅伴O。好像有心電感應般的,他在我們經過迷宮之房時自己拉開了門走了出來,身後當然還有另外一個男人。

洗完澡碰面的時候他比了「二」,可惡吃了兩個人。我其實也很想要吃日本男人啊,服務系的日本男人啊,跟美國人很不一樣啊…(雖然也不差就是了)。



心得文寫到這裡其實就差不多了,不知道裡面的資訊是否值得讓大家作參考。如果你是對美帝軍人有興趣,沖繩是最近可以吃到的。如果下次到沖繩玩,不妨給自己多一點隨性和彈性,你永遠不知道會遇到怎樣的有趣的人事物。

BTW,後來美國大兵對我暈船了,即使我回到台灣還是很掏心掏肺的在跟我聊天,但他也很理性的知道因為距離,不太可能會怎樣。但我個人覺得他暈得太嚴重了啦,今天還說他後來想了想覺得我應該可以去當模特兒,還仔細分析了我的五官,特別喜歡我的笑容。嗚我果然應該到歐美發展的啊……(撥頭髮)。




4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