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8日

[社運] 社會運動發想之 潤滑液戰技

圖片來自都更受害者聯盟FB

潤滑液
寫在最前面,請看到最後!! 我是認真的XDDDD


    今天一醒來,趕緊上FB看在士林王家集結的學弟妹、教授及許多朋友們的狀況,拜智慧型手機所賜,可以看到苦勞網的即使報導、影像以及大家回報現在被警察抬走戴離丟去哪裡。

    這是一個重要的議題,「都更法」,何時開始關心開始瞭解都不嫌晚,今天不是士林王家的事,而是自此之後後,即使是你家,對,你現在住的家,你與爸媽、祖父母一起住了二十三十年的合法地主,也可以因為都更法,在政商互航之下,用國家暴力,警察保護著怪手來把你強制拆除。你每月工作賺五萬元,花了十年買了一棟房,也可以不顧你的意願,把你趕走,並花大錢買業配新聞,抹黑你,讓你變成貪婪的釘子戶。請花五分鐘了解http://ppt.cc/O40_,如果可能,一起加入關心之行列。

圖片引自 都更受害者聯盟FB

 
寫在前面,給沒上過街頭的朋友

    大學時期,很常參與社會運動。首先要跟大家分享的是,我每一次在現場看到事情發生的整個經過,晚上回到宿舍看電視,不管哪一台,播出的東西都跟我眼睛看到和理解的不一樣。不誇張。他/她們很熟練的東剪一個畫面,西插一問訪問,主播帶個兩三句話,整個故事就像是平行世界一樣,而後網路上許多人就看著電視新聞,相信著各種偏頗立場的報導大發評論。(在寫這篇的同時剛好一位東X攝影師在我FB上說他下午過去,看到的是零零落落的口號 (人家從半夜就開始集集喊了十個小時的口號),嬉笑打鬧,等一些片面的評論和判斷,讓人恍然大悟,每次都以為底層記者是因為高層壓力才做爛新聞。看來整個結構根本就是爛的,上面愚蠢,下面毫無專業素養跟道德判斷的基本能力才是事實。)

    可能有些人不知道,在電視上會看到的通常只是「衝突」畫面,而不會讓你仔細瞭解這個事件的各種面向和立場,最常看到的是警察扛人抬人的畫面,但不知道的人會以為警察只是把這些人抬到旁邊放著,不,其實警察是把人抬上警備車,然後把大家載到各種偏遠的地方丟下,有的時候會把你關在警備車上幾個小時再放你走,有的時候把你載到鳥無人煙的地方丟下就開車走人,也有的時候會把你載到警局,軟禁你半天,再放你走。這就是所謂的驅離。

    潤男幾次比較扯的經驗是從台北市的某個行政單位,被驅離到林口火力發電場,一下車整個就傻眼,有牛有馬有海有風車,但一個人也沒有!!!這到底是哪裡?! 一群人就延著馬路一直走,才發現了一個公車牌,花了幾個小時才回到台北市。(但現在有智慧型手機後,應該就不會這麼驚慌,而且還是上FB查看大家的狀況,看到大家分別被丟到哪裡,並判斷是要繼續集結或…),另外一次則是被載到新店的某大分局,在那裡呆到下午,驚恐緊張的出來後,又被抓上警備車送到荒野深山…。

不合作與非暴力:只剩下身體

    整個抗爭的活動有許多的面向,組織者要考慮許多事情,參與者也有自己的關懷和能夠付出多少的考量。但在面對國家擁有合法(但不一定合理)暴力的前題之下,人民只能選擇使用非暴力抗爭,也就是不合作運動。

    像這次士林王家的都更案,幾天前已經結集過幾次,但都被警察放鳥(其實這都是警察一貫的作法,消弱大家的力量,多集結幾次,等累了沒力氣了,人最少的時候再最後一次出現抓走驅離開拆)。人民有什麼?人民只有身體,也只剩下身體。當台北市政府派一堆警力來保護建商怪手順利迫拆時,合法地主王家以及聲援的老師、學生及關心的人士,擁有的也只有身體,也只剩下身體。

    政大黃厚銘老師曾經與大家分享非暴力抗爭的經驗,他說:「拳頭只能展現蠻力政府的權力來自公民的合作因此非暴力抗爭號召足的不合作公民時自然能瓦解不義政府之權利的正當性」這是一個較巨觀談論運動的可能,在微觀一點就是體現在深夜凌晨,同學們坐在王家門口,上百名全副武裝的警察集結,帶領指揮官向大家喊出:「進攻」的那一瞬間。
圖片來自林淑芬立委FB
    不合作,於是我們用身體擋在怪手前面。人們坐著,手勾著手,然後往後躺。有些時候會用鐵鍊把自己鎖在地上,或搬些障礙物。卑微的展現人民唯一的力量和信念,唱著歌,喊著口號。

    然後警察會一擁而上,用各種摛拿技巧,在媒體照不到的角度,掰痛你的手讓你放開,左折右拆,然後一邊罵你:「不要臉」、「難看,你媽媽看到你這樣一定會覺得很丟臉」、「媒體已經走了,不要再演戲了」……然後塞你上車,載走驅離。

    幾年前簡老師在野草莓事件時和大家分享一些非暴的抗爭的技巧,雖然我對他的一些論述並不完全認同,但在面對驚方驅離的戰技操作上受惠許多,也在幾次實作上看到一些有效增加這個不合作效益的方法,在此也跟大家作分享:

    1、躺下比坐下更難抓:大家要排排坐,兩手與左右兩邊的朋友在手軸處勾住(最後自己的     
         兩隻手會在自己胸前握住),然後往後躺,全身放鬆。
    
    2、生理男與生理女交錯坐:生理女性必須要由女警來抓,這樣一來會延長整個驅離的過程,增強行動效果。
    
    3、 放輕鬆:當警察來抓你的時候,難免會很緊張,全身就會繃得緊緊的。其實這樣子除了讓警察比較難把你的手掰開(但對於他/她們來說也不難),反而會很好把你抬走。緊繃的身體很好抬,可能只需要兩個人力就行,但如果你把全身放軟放鬆,會變得很重很難施力,所需的人力及時間就會增加。曾經在樂生的山路上,小弟得被六個警察才能抬得走,不過這很可能只是因為我太胖了。(但同時間我的身體被折成許多人體極限)
   
    4、 不要笨笨的自己走上車:很多人搞不清楚狀況,一被警察拉開與夥伴分離,就被警察嚇得一愣一愣,他們會在旁邊軟硬兼施,一面說先生你自己走好不好,用抬得很難看,一面就酸你罵你。有些很體諒警察辛苦的人就會很聽話的乖乖自己走上車,我常常很傻眼,如果要當乖小孩就回去上課啊,幹麻翹課來聽警察的話,是怎樣!!! 警察抬累了把你放一邊路上,你/妳就躺在那裡,或趁警察不注意的時候回到隊伍裡,繼續坐著。

    5、 上車後才剛開始:有些人被抬到車門口,彷彿一切了然不再抵抗,就乖乖的走上車,像要去遠走一樣,還挑位子。不!車門口是一個重要的戰略位置!你要做的就是完全不要自己站起來,警察要讓你上車的話必須把你抬上去。但車門很小又有斜度,所以非常非常的不好抬,他們會要求你自己走上去(然後說很難看啦、媒體不在了不要演戲啦…BLABLA),但千萬不要,有辦法,就不動不聽不回口,攤在車門樓梯上,即使他們把你拖上去了,也務必不要乖乖自己坐上位置。當然是躺走道上,你一個人擋在那裡,後面的人就上不來,你人上不來,警察就得調更多的警備車才能把現場的人戴走。原本他們預估可能兩台車就可以戴走現場100人,但你有辦法就用兩個人就解決一台車,讓剩下的人繼續在場上抗爭。

    我有一次在衛生署門前陳情樂生的事,一樣的劇碼,警察把我抓上了車,我躺在走道上不自己上座位,打算就攤掉這台車。這時候已經坐在位子上的一個女學生開口罵我,她淚流滿面滿臉痛苦的說:「你不要這樣子,你沒有看到其他人很痛苦嗎?」然後望向還在衛生署門口,一個一個被拆開抬上車的群眾。當下我好想給她兩個巴掌,妳是要我乖乖的聽警察合作,那一開始就不需要坐在這裡啊!對許多人來說好像上了警備車就結束了這次的抗爭,完成了一個有劇本的劇碼,然後就可以上車哭哭回家睡覺,但不應該是如此。運動不應只剩一種悲傷難受的運動傷害,而忘記了它應是一種持續、有意識的判斷和達到某些效果的行動。


潤滑液戰技發想
素人之亂紀錄片海報
    日本有一個有名的團體叫作素人之亂*,常用一些好玩、非傳統的發式來表達意見,也往往能引起大眾的討論和跟隨。台灣在去年九月時也有一個「台客之亂」*,陳情反核,於是在行政院全口煮口鍋,要吳敦義下來一起吃火鍋,受到素人之亂的啟發,用較活潑、跳躍的方式來「亂」,來打破一些僵化的想像,激發不同的火花。
台客之亂
    比較有趣的是其中一成員,亦是台大學長子頡在現場跟大家分享了他的褲子進化史:「時常參與社會運動的他因為太常被警察抬走,「警察都抓褲頭,前面都超痛的」,後來就改穿寬鬆運動褲,「可是我坐在地上他還是一把就把我拉起來,褲子都壞了」,所以今天他乾脆就纏一條託蒂(印度傳統服飾),「萬一今天警察又要抓我,不小心就妨害風化了」,他奉勸大家參加社運最好穿裙子。」看到這段報導時心裡超共鳴的!因為我壞過許多條褲子啊!!!有一次還穿很寬鬆像裙子的褲子,結果警察把我抬起來時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我的肛門,像吃內褲的狀況,痛得要命還很容易壓到蛋蛋…

      延著這個發想,並配合我的專業(?),我發現潤滑液根本是超級無敵好用的社會運動必備用品!請讓我細細說明。

      在面對警察驅離的時候,不能攻擊警察,只能消極的不合作用身體抵抗,但同時間又不能讓警察太順利,以展現不合作的效益。這個時候,如果大家一同的在身上塗抹大量的潤滑液,警察完全無法抬或抓(或增加N倍的困難),要掰手自己就會滑掉。


     另外如果沒有要用大量水性潤滑液,其實也可以用「矽性」潤滑液,少量塗滿手腳,也會有同樣的效果喔!!!如果是冬天的場合,大家手腳容易冰冷,也可以選擇用「熱感潤滑液」,發熱快,效果一樣好!!!

      具體規劃上,可以跟大家溝通好,當警察「進攻」時,兩旁出現幾個人,把整桶整桶*的潤滑液往所有的人身上潑倒(不是倒警察喔),我想現場指揮官應該會瘋掉,因為透明的潤滑液很容易讓人聯想成是酒精膏,但事實上只是潤滑液,不會被用社維法辦。當警方進入潤滑液區時,也會手忙腳亂,滑來滑去,無法抬人,可能自己也脫不了身。

       再來,雖然有了潤滑液很難抬,但多花一點時間拉衣服還是有辦法把人拆開抬走。這時候可以建議一些朋友穿「六尺禈」及一些布料極少的衣物,它是一種正式的日本傳統服飾啊,應該也不會被用妨礙風化辦掉。如果警察想拉著你的六尺禈把你抬走,一定很容易露出你的重要部位,這恐怕警察就有性騷擾之嫌了但也要冒著蛋疼的風險Q Q


      最後一招,如果屋主同意,我們應該把門窗關好,在警察集結破門而入時開始全裸集體的性愛趴體。台灣多P不犯法,跟中國不一樣,中國還有「聚眾淫亂罪」,大家就來做愛吧,可以一起做也可以分開做,可以男男做男女做,可以男男女女一起做,重點就是要當警察破門而入、破窗而入時,就會看到大家光著身體正在努力做愛,當然同時,全身塗滿著潤滑液

       我好想知道接下來警察會怎麼做喔。誒誒,人家可是在房子裡做愛,害人春光外洩的可是你們啊。還可以同時聲援台鐵公共性事件,一舉數得/德!!!

      以上雖然都是虛構發想,但是我很認真!!! 聚眾群交可能有難度,但是將潤滑液作為策略戰技,是可以試試看的,提供給大家作參考!!!


*素人之亂:請自行GOOGLE
*台客之亂:也請自行GOOGLE
                  http://pnn.pts.org.tw/main/?p=31733

*自製潤滑液其實不難又不貴,請大家不需要真的去買市面上的潤滑液。只要到化工行買粉,一定比例的拌水就可以有很多很多很多的潤滑液,還能自行調整顏色及濃度。

延伸閱讀

這是敝系教授劉華真老師寫的守夜記,分享於此

20120328 士林文林苑都更強拆守夜記

周二七點半社會研究實習下課接到簡訊要拆王家
我們不知道消息的確實度看了一下都更受害者聯盟的網頁
的確看到今八點緊急動員令
⋯⋯ 就和研一的同學宜家勝涵品詮),包袱款款一路開車到王家去聲援

在我們轉進士林橋前的小巷尚未抵達王家之際
窄巷中突兀的馬燈滑出一行遵守兩公約保障人權的字眼
我們很眼地著這行字看了半感受飄在夜空裡莫大的諷刺
然後拐個彎看到大大的不賣也不拆的布條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士林王家

八點半大約有兩百人左右圍坐在兩棟即將被拆除的王家透天或演講或唱歌
沿著人行道排滿SNG影機
我們幾個在列隊編組完畢之後第七組拆除工作一旦進行我們負責看守王家嬸嬸那棟房子的廚房避免警察衝破後門進來
因為沒有看到警察或便衣在四處走動我們猜想拆除工作不會在一時半刻進行
於是決定先去熱炒店大吃大喝填飽肚子補充戰力
鹽酥蝦三杯中捲鮮到爆的蛤蜊湯沙茶牛肉和
在面對推土機和怪手之前一段短短地歡愉的時光

吃完回來來守夜的人數緩慢應該有三百人
吃吃喝喝聊的聲音惹惱了附近的鄰居
聲音尖細的女聲從樓頂大罵這些守夜的混蛋是要不要讓人睡覺
然後在場的工作人員開始不斷地拿著請輕聲細語的紙牌走來走去
氣氛很SNG車慢慢撤走
我猜想依照今天到場的人數市政府可能會緩拆
所以大約在凌晨一點左右我以年老體衰為由先行告退

回到家中屁股都還沒坐熱勝涵傳了簡訊來我們這組已經在廚房就定位
警察六點四十分會派怪手來拆
我只好摸摸鼻子跳上計程車衝回士林
到的時候兩點半兩棟房子的外圍已經被聲援群圍住
很是花了一番力氣才擠到廚房裡面去

這間房子第一進是客廳擠滿了手持大聲公影機照相機的組織者
第二進是廚房由我們七八位社研所的同學和一位醫學院的同學負責看守
有可能被警察從後方突破的後門
是那種上半邊玻璃下半邊合金有個喇叭鎖把手
隨便走過那條巷道都可能看到的尋常後門
這道門已經用兩台冰箱堵住上鐵
廚房的一邊有兩個房間一間裡面坐著一位年約六十多的婦人
她躺在床上一聽到外面有什麼風吹草動就馬上翻身爬起
走到房外稍稍探看然後又回到房的臉上充滿焦慮的痕跡
一扇房門總是關著偶而有人進出
我從門縫中瞥見一位滿頭白髮的老太太應該就是王家的阿
然後門很快的關上我只記得木然的臉色

客廳和圍在屋外的人士氣高昂從兩點三點四點五點到六點
不斷地喊著強拆違憲和平守護
但是我們守在廚房裡的七八個人卻是一片靜默
大多數的交談都集中在如何防守
警察會從前門攻進來那怎麼把客廳和廚房間的門堵死
我們應該手勾著手坐在那個區塊才能盡量走的時間
七八個人圍的圓圈要面朝外還是面朝
要不要把沙拉油倒在地板和餐加警察抓牢我們的難度
警察會從後門攻進來如何不讓冰箱倒下來壓到人
我們怎麼用人肉戰術堵住王家阿的門口
如果警察要走阿就必須先從我們身上過去
諸如此類
後來基於什麼我已經忘了的原因我們判定警察應該會從前門進來
所以一定要守住連接廚房和客廳的這道門
我們把廚房裡所有沈重的家都放在這扇門的附近
謹慎地操練誰推餐誰用椅子
只要時機一到以最快的速度把門堵住

坐在廚房裡面的我們一有時間就閉目養神
外面稍有動靜我們就爬起來重新安排阻進攻的餐木椅
我們沒有一個人跟著外面喊過一句口號

要上廁所必須先經過廚房
有好幾位從外面進來解決生理需求的守夜人
一進到廚房就對我們裡面外面氣氛差好多呀們這邊好沈重
在廚房裡的我們感受到的不是和自己並肩而坐那種令人興致高昂的同志體
而是兩位老人家在經面臨拆遷的精神折磨臉上那種無以言的表情
也是兒孫們圍繞著因為犯了高血壓毛病的阿
輕拍的肩膀按摩的雙臂
不知為何的頭輕輕地垂了下來
然後廚房裡的我們又站了起來再一次盡可能地完善我們的防守設備

大約從四點開始約七百名警察就以字型包圍王家的兩棟房子
只留了一個小小的缺口准出不准入企圖阻止封鎖線人肉沙包數量的
許多到的朋友打電話來在外面進不來
焦急著問著裡面的情況還好
我們這棟房子是最先被攻堅的
六點多鎮暴警察在前門拿著透明盾牌和門外的群對峙的進逼
當守在門外最後一排的人群被清空
警察開始拆下前門的紗門並企圖開鐵窗
廚房裡的我們焦急地關注著前門的動靜

突然間後門外聲響大作外面的圍籬都倒了怪手出動了
脆弱的王家後門暴露在各種重機具的暴力威脅之下
巨大的金屬撞聲開始出現
我們開始對外面大喊裡面有人
外面的人影充耳不聞用斧頭用力打碎後門上半邊的玻璃
以致於玻璃碎片在廚房裡亂飛亂竄
然後繼續猛敲喇叭鎖三兩下鎖就被打壞了
他們大隊人馬快速把兩台冰箱推開入侵開戰

我們八個人勾著手終於開始喊口號
保護阿」「保護阿」「保護阿」「保護阿
這次警察的手法遠比野草莓那次粗暴得多
進不來的聲援群想側拍衝進後門的過程
都被警察以雨傘和大型帆布遮住無從看到
一大群警察直接衝過來沒有人掛名牌
沒有人解釋基於什麼理由要走我們
沒有任何前言後話就是動手
警察三兩下快速把我們勾在一起的手臂
一個個四朝天地抬走過程中我聽到很多怒罵的吼叫聲
到最後剩下我和
我們倒在地上警察要來抬時我直接叫女警來
一個面色如豬油的大胖刑警對我嗤之以鼻
無視我的嚴正聲明繼續亂拉亂
然後和我換台詞性騷擾」「性騷擾」「性騷擾
或者這幾年性別平等的威嚇力有
帶隊的警察快道歉女警姍姍而來四名女警氣喘吁吁地抬著我
不斷地勸自己起來走不然會受傷。」
我嘴賤回了句們好好抬我就不會受傷。」
一位女警馬上一聲把我連頭帶背到柏油路上
我倒在路上繼續裝死著不動等他們抬
然後一路被到名為專車602號公車上

人一個個被上公車每丟一個上來就是一陣怒吼對罵
公車了很久都開不出去因為被在封鎖線外的聲援群圍住公車
想把被上車的人救出來
我們也一陣推擠的阻打拐子的打拐子門的
車上有幾位得以逃
仍被困在車上的我們充滿怒氣和不爽感
在拆除現場的朋友不斷發來消息
被送上救護車」、「現在開始圍攻一棟房子
我們這一車被一路載到青年公園
早上九點多和十幾二十位衣衫凌亂表情悲憤的年輕人圍成一圈
瞥見剛運動完要回家的老先生和充滿朝氣在路上去的車輛
我失神了

我不明白失去自己的家是什麼意思
非常疲憊很想睡覺的我在這個陽光殘酷得白花花的早上
可以坐上計程車20分鐘後從口袋摸出鑰匙
洗個安慰疼痛肌肉的熱水澡

但是王家
警察拉人的過程裡他們一直要學生小心不要受傷
優勢警力把人肉沙包和他們的家一件件往外
他們只來得及抱著父母的遺照和祖先牌位逃出來
他們今天要睡在
他們明天要住在
在這個都更的大魔爪下明天我會在會在

17 則留言:

  1. 潤大實在太有才了!!!

    回覆刪除
  2. 我今天也被夾到蛋蛋了2012年3月29日 上午12:19

    小柏學長這篇真的是創意又實用,
    後來才發現,即使到了現場被警察抬了,
    自己身上還是有那麼多已經內化的規訓,
    要聽話,要乖,這些都深深影響對一些事情的判斷和想像。
    謝謝你。

    回覆刪除
  3. 你的想法真的很有建設性!!呼籲大家以後都這樣上街頭!!!

    回覆刪除
  4. 實用性很高的idea!!以後應該來做批發KY粉給社運工作者的生意,便宜賣啦!! (拿算盤)

    回覆刪除
  5. 忍不住要來給你的創意拍拍手!

    把這篇連結到抗爭戰略的編按中了: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20329/4863

    回覆刪除
  6. 蠻不錯的,但根據敝人野百合時代的經驗,還有補充:

    一、被警察抬上車時,一定要死守門口,抓住把手、台階、後照鏡、鐵絲網(鎮暴車才有),一不注意爬到車上去、鑽到車底下,警察必須耗費更大人力來「處理你」。已經在車上的人可以大肆鼓譟、拍窗戶,晃車子,放心,車子很穩,只會晃動,但不可能由內部的乘客晃動來翻車。

    二、如果鑽到車子底下,警方也必須爬進去,爬進去要拖人出來是非常困難的。過去,警方會在媒體拍不到的地方打人,現在應該比較不會,但還是要設法讓媒體拍攝到車底下的狀況,所以必須有人在媒體圈內,隨時調度,支援各個現場。

    三、就算被押入車子,裡面更是寸土必爭。在國外,鎮暴車會把駕駛區隔離,「人犯」從後門(貨艙門)出入以保護駕駛。但台北市警察若只用公車的話,而且還從前門出入,那麼,駕駛座就是最好的位置。鑽到駕駛座蹲下,拔掉鑰匙扔掉(窗戶打不開就塞進引擎箱裡),這部車就被癱瘓了。

    一個人癱瘓一部車,癱瘓掉一個警察小隊,是CP值最高的手法。

    四、但無論如何,不要去發動車子,不要試圖開車,這不但危險(因為車頂、車下、前後左右都有人),也會被羅致罪名。請記住,我們不是與警方為敵,反而我們是要和警方綁在一起,當逃不走、或守不住時後,不如大家綁一起吧!

    五、被押上車、車子開動,警方作的只是驅離,示威的人帶到遠處荒涼的地方,把人丟下來。重點是,如果警方疏忽,導致車上的民眾比警方多,可以嚇司機,要他停車,停的近,就再回去現場;看的很遠了,就要他送我們到車站(夜那麼深,很可怕呢!)

    六,如果還是不行,真的如警方計畫送到指定地點,則那時、那個地方會有一組警察在拍你,做記錄,但也不會怎麼樣。事後可以向他們申請你的記錄,留下做紀念(但我的經驗是,他們不會理你,不過倒是有警察跟我們訴苦,說其實他們心理是跟我們在一起的)。

    以上小小經驗,跟大家分享~

    回覆刪除
  7. 讓社會大亂吧,推翻政府吧。
    這個政府不推翻是不會怕人民的了。
    偉大的建設在於先破壞,當年國父也是如此做的。

    回覆刪除
  8.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9. 有沒有人想過
    警察既然沒有掛名牌來陰的
    那他還算是警察嗎?他執行公權力的依據是什麼?
    還是說他只能算是一個穿著制服下班的順便幫忙的非警察同仁??
    如果是這樣,那位沒掛名牌的仁兄是否還可以以妨礙公務的罪名控告我??

    回覆刪除
  10. 我想到可以帶人造血漿,據說是食用色素和糖漿製成,可以製造血腥的效果,迫使警方行動中斷。

    回覆刪除
  11. 好主意,使用人造血的話,配合特殊化妝,效果滿點。youtube上都有教:http://www.youtube.com/watch?v=VqrEoz5e2KM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gLw-SYiHe0&feature=relmfu

    回覆刪除
  12. 我也愛小柏學長,想全身塗滿潤滑液和人造血群交!!
    然後也想認識被夾到蛋蛋的運動青年>///<

    回覆刪除
  13. 公車司機是妨礙自由的現行犯,依法這些車上乘客可以逮補他,用智慧手機蒐證,對司機說我們告你,警察會為你說話嗎?要求他不能開車,就近放人下車。

    回覆刪除
  14. 講的實在太好了!! 我好同意用潤滑劑當作是最好的武器(倒)

    回覆刪除
  15. 看看國外抗爭怎麼抗爭可以參考
    battle in seatle 這部電影
    http://www.imdb.com/title/tt0850253/

    而我也做了一組抗爭工具
    只是如果真的要發揮效用必須要十幾組
    各位可以參考
    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a.10150973811348625.534767.761993624&type=1&l=908e8a87fa

    回覆刪除